csy

【凌李】我家邻居有点儿萌04

维庸乃吾命:

 ❤前文参见tag或文末进度条哦




“二哈就是二哈和李熏然就是李熏然一样”


-------------------------------------------


四 你遛狗,我溜你


自从认识李熏然,凌远的私人time变得异彩纷呈。


好处是告别了两点一线的枯燥生活,坏处是他家的猫毛明显多了!


每天一回家迎接自己的不再是晚霞,而是晚霞下的二丫。


二丫每天准时跳阳台,准时等凌远回家后敲阳台与客厅之间的玻璃拉门,然后蹭凌远一裤腿儿毛,悠哉悠哉地等自家铲屎官来接驾。


凌远哭笑不得,慨叹现在的猫都成精了。李熏然有次刚好听到,暗地里偷笑,猫没成精,猫奴是个人精儿。


接完驾后通常情况是,李熏然又跑下来表达歉意,然后顺理成章地共进晚餐。


对此,两个人都很心甘情愿,偶尔李熏然良心发现会提起要分摊伙食费的事,结果每次都会被凌远用筷子敲头,次数多了,李熏然也就不再提了。


虽然这么白吃白喝有点对不起凌远,但李熏然还是忍不住往凌远家跑,一来是凌远做得一手好饭,二来是李熏然自己有点儿小心思。


为了对得起天地良心,李熏然主动承担起了洗碗扫地一干家务事,省了凌远不少卡路里,要说凌远日后是怎么胖的,显然少不了李熏然这位麦克白夫人。


除了家务,李熏然还经常特殷勤地给他哥捏肩,把他远哥的话奉为圭臬。一天下来待在凌远家的时间比待在自个儿家的时间都长。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李熏然有多喜欢凌远,可凌远却偏要装那个瞎子,假装出一幅我们是好邻居,好邻居就是好朋友的样子,而李熏然在这种事上也不精明,压根没为他哥不知道自己喜欢他烦恼过,他还只当自己是暗恋呢!


俩人一个装傻一个真傻,真傻的每天乐呵呵无忧无虑,装傻的一天累死累活地装,倒也乐在其中。


春意渐浓,夜晚的风中也添了一丝温暖,李熏然牵着二哈站在凌远家门口敲门,开门瞬间李熏然就忍不住催促凌远换双休闲鞋一起去散步,凌远听罢就笑,换了鞋,拽着李熏然的连衣帽一起进了电梯。


李熏然被拽着颇不自在,扭了扭身子奇怪地看着凌远:“远哥你干嘛呀?”


凌远就笑:“你遛狗,我遛你。”


“欸——!!!你套路我!”


凌远笑而不语,小傻瓜,这条神奇的套路还长着呢!


晚风习习,凌远陪着李熏然走在僻静的石子路上,看着高兴得直摇尾巴的二哈忽然问:“它叫什么?”


“二哈。”


“我知道这是二哈,我问它的名字。”


李熏然无奈地摇摇手里的绳子,看向凌远:“它真叫二哈。”


“...你起名字挺随意啊。”凌远尴尬地笑笑,摸着鼻子道。


“本来叫铁蛋儿来着,笔画太多我嫌麻烦,索性就改成二哈。”李熏然扯扯绳子,“——哎,二哈你慢点。”


“所以二丫之前叫什么?丫蛋儿?”;凌远很不厚道地笑了。


“才没有那么傻老帽呢,二丫就是二丫,是受了二哈的启发起的。”李熏然也笑,笑着笑着忽然不笑了。


凌远见李熏然没笑了,不禁奇怪,问怎么了。


“没什么,”李熏然摇摇头,低着头踩着一块块凸起的石子,“远哥,你觉得一个人会有多少侧面?”


“怎么忽然这样问?有什么心事能和我说说吗?”


“我只对你一个掏心掏肺。”李熏然说得很奇怪,可一字一句都落进了凌远的耳朵,像一支柔软的羽搔着他的心。


“有时候,操手术刀的未必都是救人的...我不是说你。天才和疯子之间,只差一步,某个看似正义的人却也可能是最残暴的杀人犯。人真是复杂,就像我,我想你看到的李熏然和刑讯室里坐着的李熏然会是截然相反的两个人。一个人真是有太多侧面,人性就像是深渊...处事与处世都困难而复杂,让人迷茫。”


“无论是哪个你,他们都是李熏然,人是复杂的,不然也不会成为食物链的顶端。和什么人交往就用什么样的方式,无所谓在这种事上坚持自我,聪明的处世方法从来不是直来直去,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罢了。所谓人生,不过是活个恰到好处。”凌远忍不住伸手抱抱他,不管是哪个李熏然,我都喜欢。


“其实我要谢谢你,熏然,真的,谢谢你,二丫,二哈。”


“噗,谢我们天天给你添麻烦?远哥,想不到你还自带大妈体质哦~”


李熏然调笑,伸手捏了捏凌远的脸。


谈心是关系升级的助推剂,放在几分钟前,李熏然仍会觉得捏脸有些僭越。


“嗨,臭小子,心情好了敢调戏你哥了,小心我揍你!”凌远举起巴掌佯装要揍他,惹得李熏然“盒盒盒”地边笑边跑。


在电梯里分手道了晚安,凌远回家洗漱完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


那句“我只对你一个人掏心掏肺”始终萦绕在凌远心头,让他难以安眠。


李熏然是真的掏心掏肺,把自己最单纯地一面留给自己,他给自己的事零负担的精神世界,这是一切物质不可比拟的。


感谢,感谢和...我喜欢你。


凌远难得少女心一回,抱着枕头感概,今夜注定是个煽情的不眠夜。


而李熏然的字典里从来没有不眠夜这种说法,抱着被子睡得正香,隔着一层厚厚的水泥板,二人的心紧紧相拥,虽无情话呢喃却早已血肉相融。


凌远不想太着急,顺其自然等小傻瓜自己发现,太早开花容易过早凋零的道理浅显易见。


不同以往,他考虑的是这一辈子。


-tbc


-------------------------------


维庸乃吾命的进度条




可能我是个玻璃心无力承受某些人的话也无心在无意义的事情上争议


设置了七天可评论   抱歉啦



评论

热度(74)

  1. csy維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