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y

【凌李】在走廊飙车的小警官该如何处罚?【四 完】

Pansy大佬:



01


为了防止不老实的李熏然同志再次身残志坚的爬到自己的办公室来,凌院长想了想,还是决定把之前没收的轮椅还给了李熏然,并且嘱咐他:“不许再转的那么快了,不然我就打电话给伯母了。”

没错,凌院长那天亲自将多动症儿童李熏然送回病房的时候,正赶上李妈妈来给小李警官送补汤。

在礼貌又热心的向李妈妈传授了许多手术后该如何保养的小知识后,凌院长顺利的在李妈妈心中留下了相貌英俊、彬彬有礼、青年才俊、善良懂事的形象,并且迅速得到了局长夫人的信任。

“小凌啊,我们家那皮猴儿从小就调皮的不得了。这几天住院,我不能天天在这儿看着他,还得要多麻烦你了啊。”李阿姨这样说道。

凌远笑的温和,看了看坐在病床上喝汤喝的一嘴油的小警官,对李妈妈说:“阿姨您多虑了,熏然很乖的。”

小李警官耳尖,听着凌远的话怎么着都觉得话里有话,味道不对。

再看亲妈,果然凉凉的瞥了自己一眼,又转头笑得一脸慈祥的对凌远说:“哎呀小凌你脾气好,要是那泼猴儿欺负你了你可千万别担心,直接打电话给阿姨好吧。阿姨来帮你收拾他,看他还能翻出什么花儿来。”

小李警官怒了!

这一刻,凌远再也不是他在二月兰花丛中惊鸿一瞥的那个出尘绝艳(?)的背影了。李熏然暗自琢磨着自己都已经芳心暗许了才看出他切开黑的本质是不是有些迟了?

小李警官喝完最后一口汤,恨恨的想:那就今天都不要跟凌老黑说话好了。


02


当天晚上,李妈妈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看了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李局长2分钟后,李局长终于忍不住了。

“老婆,有话咱就说,想买包包就刷我的卡,好吗?”

局长夫人轻轻叹了口气,忧伤地说:“包包我已经买好了,我只是觉得我们然然谈恋爱了,有种儿大不中留的感觉。”

李局长纳闷,他儿子不是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去医院开阑尾了吗?怎么就谈上恋爱了?不过也是,医院小护士那么多,那臭小子从小就招人疼,不指定多少护士妹妹围着转呢。

李局长想着:要是有个小护士做儿媳也是不错的,至少没事儿给他们老两人按摩按摩,孝敬孝敬,应该是很拿手的吧。


03


李熏然因为伤口在身,所以就算再想出去溜达,也还是躺着坐着的时间比较多。几天下来,觉得肩膀酸痛的不行。

凌远抽了时间,亲自给小李警官做了个全身按摩,小李警官躺在院长办公室的沙发上(现在基本是他的病床了),舒服的都要呼噜噜了。

不过说起来,凌远毕竟是院长,每天日理万机也不是时时都能跟李熏然待在一起,逗逗容易脸红的小李警官那也得是加班加点干活抽出空来才能做的事。

按摩完后,凌远又急匆匆的就出去了,一直到下午才回来。

刚进门,就看见李熏然百无聊赖的坐在他的椅子上,转来转去。手上拿着一根木棒子,前端系着个毛绒小老鼠,小老鼠下是一段的流苏。

“这是什么?玩具?”凌远走到李熏然身边,好笑的问。

李熏然见他回来了,有些心虚的想把手里的东西藏起来,可想来对方已经看见了,再藏也没用,只好老老实实的回答道:“逗猫棒。”


说到之前,在人生赢家·拥有男朋友的·启平·赵医生的指导下,小李警官被灌输了一个特殊的泡汉技巧:撩。

那天,小李警官原本想要借着借笔借纸的借口,来找凌院长好好撩一撩的,可最后却很尴尬的终止于自己蠢蠢欲动的【哔——】和情急之下哼出的《大悲咒》中。

对此,小李警官虽觉出师不利,但仍旧潜心研究着,希望早日参透撩的奥义。

说来也巧,小李警官做了直男20多年,今日一朝为君弯,却还是改不了直男的思考方式。想了几天也没想好该怎么运用撩的奥义的李熏然,竟然另辟蹊径,决定采用说文解字的方式,字面意义上的直接撩一撩凌远。

没错,用逗猫棒。

小李警官的算盘打得很好:在温暖和煦的午后,凌院长伏案办公。这时,自己从他身后悄悄地靠近,在他不注意间,将逗猫棒伸到他的面前,一抖,再一抖。凌院长先是硬忍着不去够那个跳来跳去的流苏小老鼠,但最终还是会忍不住和自己开心的玩起来的。

想想一丝不苟的凌院长被自己的逗猫棒玩的脸颊微红,香汗淋漓(?),领带解开的样子,小李警官就忍不住嘴角咧到耳后根了。

当李熏然认真的把这个想法告诉赵启平的时候,赵医生淡定的吹了吹指甲,心想:maybe人家凌院长就是看中了咱们然然的好单纯好不做作呢?而且仔细想想,换个成人剧本,这个场景想想就有些黄暴呢。

小赵医生是个善于及时行乐的人,一想到能够和自己的总裁Daddy 玩一个“不学喵喵叫就不给插,不叫Master 就不给射”的小游戏,赵启平就觉得热血涌动,二话不说上网搜了逗猫棒,立即下单。

而得到了人生导师赵启平的首肯的李熏然,在凌远为他按摩完毕后,也兴高采烈的下楼去取来了逗猫棒。



凌远看他面色有些可疑的红,问他:“哪来的逗猫棒?”

小李警官没有多想,老老实实的告诉他:“我从车里拿的。”

听了他的话,凌远额角一跳,但还是忍住了,柔声问他:“谁的车?”

李熏然奇怪,说:“我的车啊,不然还能是谁的。”

“你的车一直停在医院吗?”凌远觉得自己快忍不住了。

李熏然撇撇嘴,可怜兮兮的说:“那我走的时候要开车回家嘛,不然我要打车吗?而且我在你这里住院,停个车而已,要、要收费吗?”如果要收费的话,自己在这停了好几天了,得多少钱啊。

凌远尽量心平气和的说:“我猜测一下,你的车停在这里,是因为你来做手术那天,自己开车来的?”

“对啊不然呢?我家宝贝除了我之外不可以有其他人驾驶它的。而且那天正好我在下班的路上,突然就觉得肚子好疼好疼啊,我就打了个方向自己开来了。”小李警官想了想,补充道:“我还停了个超级隐蔽的位置呢,一点不妨碍别人的。”

“啪”的一声,凌远听到自己脑子里那根叫理智的弦彻底的断了。

“李熏然。”他沉声道,面部阴沉。


于是接下来,日理万机的凌院长硬是不顾业务繁忙,又抽出了整整两个小时的时间,给莽撞的糙汉子小李警官上了一堂叫做“珍!惜!生!命!”的安全教育课。

将李熏然一顿教训后,凌远接到了电话,又急匆匆的出门了。

临出门前,小李警官闷闷的坐在沙发上,耷拉着脑袋,也不知道是反思呢还是睡着了。凌远无奈的叹了口气,和副院长一起走了。


04


凌远想到了反思,想到了睡着,却独独没想到,当自己再次回到办公室会扑了个空,而找到李熏然的病房时,小李警官看到他先是眼睛亮了亮,可下一秒想到什么了似的,撇撇嘴扭过头去,不看他,也不和他说话,还发出了一声可疑的“哼!”

原来是生气了。

凌院长刚刚出去忙的那段时间倒是也想了很多。想到孤孤单单忍着剧痛自己开车来医院独自开刀的李熏然,就有些后悔刚刚自己的那番教育好像语气是太重了点。

小李警官蔫蔫的不说话,凌远走到他床边坐下,看着他穿着宽大的病号服的样子,一阵心疼啊。

不仅如此,眼睛一瞥,看到床头柜上摆着的一动未动的晚餐,凌远更是自责。

要是刚刚把工作再推迟一会儿,教育完了人家还能给呼噜呼噜毛就好了。结果自己教育完直接拍拍屁股跑了,李熏然难过的饭都没吃得下。

然而真相是因为妈妈今天送饭来了,小李警官并没有吃订的住院餐。

对此毫不知情的凌远现在恨不得把李熏然抱在怀里,好好的抱一抱,让他别像现在这样,看上去跟只被遗弃的小猫似的,又倔强又委屈的样子。

唔……小猫?

凌远看了看摆在晚餐旁边的逗猫棒,心中一动。伸手将逗猫棒抓在手中,然后趁着小李警官不注意,悄悄的伸到了他的面前,一抖,再一抖。

奈何小李警官一动不动,只委委屈屈的坐着,也不说话,但眼睛倒还是忍不住随着跳动的逗猫棒动来动去。

要不说人啊,都有些小毛病。

李熏然本来做的就是刑警这一行,平时见着贼眉鼠眼的歹徒干的最多的就是:追!猫捉老鼠的游戏几乎是天天都在玩,看见偷鸡摸狗的那些个怎么可能不上前去挠他两下子。

现在凌远拿着个逗猫棒抖来抖去在他面前晃悠,人民公仆小警官忍了半天,手痒痒啊。最终忍无可忍,眼睛瞅准了抖动的频率,一爪子就糊了上去,把那个流苏小老鼠抓了个正着。

“噗——”

太可爱了。凌远心里想着,看向李熏然的眼神,爱意都快溢出来了。真的,太可爱了,要是这个宝贝儿是我的就好了。

心里想着,身体就付诸了行动。凌远放下逗猫棒,抬手将气鼓鼓的小李警官抱在了怀里。

小李警官象征性的挣扎了两下,可凌远的怀抱真的太舒服了。有让人安心的淡淡的消毒水味,又十分的温暖。

小李警官把脸埋在凌院长的衣领处,闷闷的说:“凌远,你混蛋。”

混蛋凌远被骂了倒是笑意更深了。呼噜呼噜小李警官卷卷的头发,心想:骂得好,骂我说明喜欢我,骂我说明和我亲啊。

“下次不许偷用我的创意。”小李警官心想:怎么能用我的逗猫棒撩我呢,太过分了。

凌远没听懂他的意思,只是拍了拍他的背,柔柔的哄他:“熏然,等你出院,我送你回家好吗?”

“……”

“熏然,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承担这些了。”

“……嗯。”

“熏然,以后我都陪着你,好吗?”

“嗯。”

“熏然,我喜欢你,你特别招人喜欢。李熏然,我爱你。”

回应他的不再是小李警官好听的嗓音,而是一个炙热的,颤抖的,真诚的亲吻。

凌远觉得,他似乎也找到家了。






【FIN】






评论

热度(182)